在2019年底武漢醫生發信息警告COVID-19流傳後,至今超過八個月,全球確診人數,超過2060萬,每天持續增加約20~30萬的確診案例。全世界都在急,還要關多久,才能解封?解藥能應急,而足夠的疫苗(大約6~7成的人都能免疫)才有機會回復正常的生活。這場肺炎稱為世界大戰並不誇張,COVID-19的疫苗,可以說是除了尖端國防武器之外,國家實力的表徵。不難想見,為什麼俄羅斯搶先發表,昭告天下,疫苗已經研發完成,但是沒有公布任何數據。而大家在為了怎麼得到疫苗口水戰,是否也想一想,為什麼疫苗研發要這麼久?開發疫苗到底有多難?

沒錢賺,沒興趣投資

我們先來看看,疫苗是什麼? 它能讓身體免疫認知外來病毒或細菌,產生免疫反應,進而學習攻擊外來物,但不會真的產生傷害。身體有這種免疫能力,當遇到真的病毒,就能快速擊敗病毒。因此,疫苗的開發,可以是將原來的病毒能力削弱或者讓他沒有功能; 又或者是將特定的一小段基因序列,放置對人體無害的病毒上;還有一種較新的方法,就是直接給人體注入特定的基因序列。以上目的都是在刺激人體免疫反應,去學習怎麼攻擊入侵病毒。

人類早在2003年(SARS),和2012(MERS)年都遇到過冠狀病毒的威脅,然而那兩次的病毒,因為致死率高,傳染力隨著患者死亡而消失,最後都在不太長的時間內消失了。縱使科學家致力疫苗的研發,確也隨著病毒消失,需求和資金挹注也減少,這些研究最後就真的只是研究。2020年一月,上海復旦大學的科學家,公開了自己分析出來的SARS-COV-2基因序列,全世界開始根據這些序列,開發檢測試劑和方法;但開發疫苗,未來是不是真的有需求,會不會又因為病毒消失,需求也消失;再加上疫苗研發耗時十年很常見,COVID19爆發初始,相較檢測試劑開發,藥廠難免持觀望態度。

實驗需嚴謹,臨床實驗執行不易

有幸的是,上面提到的幾種疫苗開發原理,科學家並不陌生,很快的,藥廠開發出可以拿去實驗的疫苗,在動物實驗證明能引發免疫反應。然而疫苗開發,先在實驗室做體外(in-vitro)實驗,再做活體(in-vivo)動物實驗,就已經需要耗費不少時間,之後才能進入三個不同階段的人體實驗。而人體實驗必須客觀、根據不同目的,大規模地測試不同年齡層的人。現在是COVID-19防疫時期啊,這種大規模的測試要執行,招募各種的受測者,就是困難重重。而目前沒有完美解藥,在倫理上,給受測者接受沒解藥的病毒,怎麼說都是很風險的事。

疫苗研發除了實驗室,臨床實驗更多挑戰。
疫苗研發除了實驗室,臨床實驗更多挑戰。Credit: Polina [email protected]

如何判定有沒有效?安全最重要

此外,疫苗開發出來,怎麼來判定有沒有效?是用大家受感染後的死亡率來判斷嗎?還是要用降低了多少傳染來判斷。不少專家也提出,這種疫苗引發免疫抗體,到底可以在人體內存在多久?以後我們是每年要注射一次疫苗,還是幾個月就要打一次?小孩、青壯年、老人,免疫力差很多,當然對疫苗的劑量需求也不相同,這種狀況是否劑量調整,還是要使用佐劑(adjuvant),來增強疫苗的能力。

大量製造仍有挑戰

要讓世界78億人都能免疫,不少專家說要有6-7成的人都能接種。這樣要製造54.6億左右的有效疫苗。這樣龐大的量,牽涉到生產製造的放大(scale up),又要在有效時間產出,恐怕比研發疫苗更具挑戰,大家都說不準吧!!根據經驗,很多產品生產一兩個、幾百個都不會有太大問題,但是當需要大量製造的時候,工廠的製造問題就會慢慢浮現。此外,牽涉到供應鏈、製造、公衛、科學和政治問題,即使全世界大團結,要能讓疫苗資源可以有效的分配,就是一大挑戰。只是不管最後誰先開發出來,必須要清楚知道,只有自己人施打疫苗,畢竟不是最終的解決方法,病毒還是傳來傳去,變異很快。只有大家都有疫苗,才能真的控制住疫情。

不能跑在最前面,下一步呢?

根據世界衛生組織(WHO)和紐約時報(The New York Times),全世界已經有8項疫苗研發,進入臨床實驗第三期。有兩項在中國,1項在英國,1項在澳洲,4項在美國。因為知道的不多,我們先不評論他們是否最後都能成功。然而,在這場疫苗研發競賽,如果不能跑在最前面,接下來能做些什麼呢?古諺說「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」,疫苗當然也不是短時間可以研發好,相信每一個成果,都是經驗和實力的累積。計畫接手未來的製造,累積研發經驗,或許是機會。下一次冠狀病毒再出現的時候,就能從容以對。

圖片來源: Polina Tankilevitch@Pexels



作者簡介

BioMeder

生醫人網摘的編輯。熱愛創新和用腦袋的事物,堅持文章一定要有邏輯性,藉由追蹤報導生醫領域的創新和應用來傳播知識。